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过量应用化肥给情况与人类带来的破坏和不良影

  长春北方化工灌装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,是专业从事自动化灌装机器人生产线、智能仓储、数字化车间研发与生产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是国家批准生产防爆型产品的专业装备制造企业。

  在农田大量施用单元素化肥,其养分不能被作物有效地吸收利用,氮、磷、钾等一些化学物质易被土壤固结,形成各种化学盐分,在土壤中积累,造成土壤养分结构失调,物理性状变差,部分地块有害金属和有害病菌超标,导致土壤性状恶化。

  偏施某种化肥,导致作物营养失调,体内部分物质转化合成受阻,造成产品品质降低,如现在的瓜果吃起来不甜,蔬菜吃起来不香,并且容易腐烂,不能存放,其原因都是超标施化肥。

  由于施入过多的化肥,土壤水溶性养分等物质被雨水和农田灌水淋溶到地下水及河流中,造成部分地区的地下水及河流污染,使地下水、河流、湖泊呈富营养化,导致地下水不好喝,部分河流、湖泊内的鱼虾常发生死亡的现象。

  危害之一:削弱庄稼生产能力庄稼就和人一样,吃得太饱不仅不利于成长,反而会不利于健康。据全国测土配方施肥专家组组长、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张福锁教授介绍,施肥过量对庄稼造成危害的结果主要有两个:一个是容易倒伏,倒伏一旦出现,就必然导致粮食减产;另一个是容易发生病虫害,氮肥施用过多,会使庄稼抗病虫能力减弱,易遭病虫侵染,继而增加消灭病虫害的农药用量,直接威胁了食品的安全性。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,每年生产和消费的化肥量超过4500万吨,而全国氮肥利用率仅有30%左右。其实,粮食生产中并不需要施用那么多肥料,庄稼的生长就如孩子的成长一样,当孩子还是婴儿时不需要吃得太多,等他在长个子的时候才需要补充的营养。庄稼也需要在不同阶段供给不同量的养分,比如北京的冬小麦,10月份播种后的四五个月里的生长量都很小,而传统的施肥方法就是在播种之前把整个生育期的肥料全施下去,在这最初的四五个月里,庄稼能吸收利用的肥料养分较少,因此会有大部分损失浪费,而在庄稼生长高峰期时,化肥又不能满足庄稼生长需要,限制粮食产量的提高。危害之二:加剧环境污染专家曾做过这样的调查:大气里面随着降雨、沙尘暴等自然现象降下来的氮素,1公顷可以达到80公斤,而高产小麦1公顷才需要160-180公斤氮素。也就是说种在土地中的小麦仅从大气中就获得近一半的养分,如果人们无视这部分养分的作用,仍旧按照以前的肥料用量施肥,就会造成施肥过量。过多施用的肥料量超过土壤的保持能力时,就会流入周围的水中,形成农业面源污染、造成水体富营养化,导致藻类滋生,继而破坏水环境。据统计,中国每年因不合理施肥造成1000多万吨的氮素流失到农田之外,直接经济损失约300亿元。过量的肥料会渗入20米以内的浅层地下水中,使得地下水硝酸盐含量增加。原来我们认为这是好事,在20世纪70年代,很多地区的农民都宣扬我们有肥水,这水抽上来一灌,就可以直接长庄稼,但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,欧洲人发现长期饮用硝酸盐多的水对人体健康有危害。尽管到目前为止,科学上对硝酸盐是否对人体有危害还存在争议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从我国浅层地下水硝酸盐含量增加的现实看,氮肥的施用量是过多了。危害之三:浪费大量紧缺资源氮、磷、钾是庄稼所需营养的“三要素”。大气中的氮气是绝大多数庄稼不能利用的氮素形态,必须通过高压高温,也就是通过消耗大量能源把它变成氨气态活性氮,再转化成能够被植物利用的其他形态作为肥料。过去生产氮肥主要以石油为原料,现在靠天然气和煤。这些能源都是我国的紧缺资源。这也正是化肥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如果能够把浪费掉的化肥节省下来,就会缓解我国的能源紧缺状况。2004年,我国化肥生产消耗了大约1亿吨标准煤,超过国家能源消耗比重的5%;此外,化肥生产每年消耗的高品位磷矿石超过了1亿吨,而磷矿石已经列入国土资源部2010年后紧缺资源之列;化肥生产还消耗了我国72%的硫资源。我们可以算这样一笔账:如果全国所产天然气全部用于生产化肥,也只能满足最大需求量的55%;如果能把发达地区1/3农户过量施用的化肥节省下来,补给化肥施用量不足的地区,将会使全国粮食生产在不增加肥料施用总量的条件下增加的产量。据专家推算,如果把发达地区过量施用的肥量减低30%,同时使绝大多数农民朋友做到合理施肥,既不影响庄稼生长,又节省能源、保护环境、减少农民负担。可见,全面推广科学施肥技术具有极大的社会、经济和生态效益。